当前位置:尔森文学网首页 > 文章阅读>正文

父亲

发布时间:2020-01-24 05:10:04
点击: 4

他有高血压。

父亲大病一场,我险些失去了他。及时送医院救治才死里逃生,还好哥发现及时!脑出血。出血位置没有危及到生命。保守治疗一月后就出院了,父亲有一次来。

就给开了一盒降压药,

临走时我后悔没给多买几盒带着。

说起这我心有愧。我带他去看病,医生见父亲是民工,所以父亲这次生病我心有愧,也怪他喝了酒。那个酒是我出差买回家的;总之父亲这次生病与我息息相关,听父亲说是他喝酒是因我还未娶妻。所以他心烦才喝的酒,得知父亲住了院,不管怎么说这次父亲生病就是因我。

第二天我就回了家到了医院;

我是每天都陪着他;

左上肢活动不太灵便,

父亲在重症监护室呆了十多天。能慢慢说话,父亲神志都基本清醒,睡的多,我把片子拍给他,还好我有个同学学的就是这个!基本都能慢慢恢复的。他给我说不要紧;我这才稍放了心,在经历了近一个月的治疗后父亲就能下床开始走路了,我这才放了心,买了票去上。

就顺路见到了父亲,

我上班四五个月后。得知父亲在家耐不住闲跟人又外出打工去了。我当时还有点生气的内心骂父亲不听话?我深知父亲外出打工是为了给我结婚挣彩礼钱的。那几天我很是担心父亲的身体;父亲过去没多久我刚好去那边出差!父亲还是一根接一根烟的抽?我。

但我真的没什么好的主意让他回家?

给买了药邮寄过去,

量血压。

就在昨天他给我说:

说话没以前那么有底气了!人也仿佛一下子老了二十岁?那天见了面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,第二天父亲就去上工了。让他按时吃药,还有点生病,他感觉有点累,因为最近票紧张。我就给买了从太原到西安的动车票,我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在出站口守候接他了。只买到了一张。

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差点哭出来;

佝偻的背上背着沉甸甸的布袋。父亲还没出来我就靠近了他,他也看见了我,手里提着我用过的手提包,我接过了手提包却没接过那布袋,周围都是陌生的眼光蹂躏着我的自尊心,我把我的地铁卡给他。我带着父亲就像带着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,刚好来了一辆车!父亲紧随。

深怕旁边的人闻见。

我小跑在前,可父亲还是慢了一步布袋子夹在了门里?然后门又开了我过去才取下了布袋,我此刻的自尊心已经彻底没了。地铁里好多人都在看我们!不管那么多带父亲找了座位坐下!此时我闻到了布袋子里散发的臭味,我此刻真想把这些味道都吸进我的鼻孔里。本来打算带父亲去我租的房子里明天再走,父亲就改变了。

我就执意夺下布袋自己背上把包给了他,

过安检的人还不算多,

要现在回去,但我给父亲说了我晚上要出差。我就把票改签了,而且改的票时间还比较紧。我就像之前一样领着包,他背着布袋小跑前行;出了地铁口我嫌他走的有点慢,这样我小跑着显然他能跟上了。我们过了安检,我给父亲取了票;然后把布袋帮父亲挎到了胳。

我上了公交返回去;

父亲给我说:查票你也进不去,你不要送了,我也只好听从!我目送着他进入了侯车室我就走了。父亲检了票。我到了公交站急急忙忙订了晚上的票,我这才安心了许多。我回去歇了。

上了车一会。哥发来微信说接父亲已到家了,就出发去赶火。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