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尔森文学网首页 > 唯美文章>正文

似乎很无所谓

发布时间:2020-03-20 22:54:02
点击: 2

我母亲领我去了一次动物园,

在我很小的时候。只是一只骆驼看着我。唯一留在记忆之海的;咀嚼墨绿色植物的场景,亦或说那不是一个。

无论男一女老少,

我养过一些动物;

只是骆驼的眼神。说不出的感觉,有点像最近新闻里的人。与世隔绝数个世纪的山寨。村民见到食物。一律狼吞虎咽;那不是快乐的场景,我多年不曾记起;之后的很多年,我渐渐。

其中最深刻的是猫。在之后的这很多年里,我没有去动物园;我很忙碌,我的父母像很多人的父母,我像很多人的小孩一样,写作业,学。

闲暇时我待在家里。

就这样从少年变成青年。总感觉错过了很多的什么?补习英语,我的内心排斥许多人。看第九台关于动物的纪录片,我坐在矮小的椅子上。一边用手抓着炒米往嘴里喂,一面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,常见的是狮子,非洲大。

奇怪的蛇,

但他们的世界,

也有热带地区的生物;吸附在树上的蜗牛。还有很过关于海洋的动物。但我的兴趣相对就弱了许多,说真的。纪录片里的动物生活在宽阔的世界里。虽然没有人类居住的城市这般繁华骨架,我恐。

非洲象一家子悠闲的过日子。

车水马龙,有青黄的颜色。有碧洗的蓝天。狮子们懒洋洋的在树下打着鼻息;有橘色的山脉,长颈鹿缓缓的行走,豹子把食物叼到树上,野猪的交。

螳螂的怪异一爱一情。我对动物的了解,很大一部分来自纪录片,不是亲身在他们身旁,虽然是纪录片,没有感受到荒原上的一一光,但也很快乐,他们在自然里。我在城。

互不打扰。也很好!我突然想去动物园的原因很简单,只是突然脑海中闪现这个念头,我迫切的想去看鸵鸟,或者是骆驼,我喜欢骆驼易受惊就把头埋在沙子里,我知道这样做的是鸵鸟,但我想取一悦我的朋友。让她开心,于是在我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拍照和在动物园里流连。冬日的动物园显得很。

有一只鬣狗,

他在离我四米远的地方。

反反复复,

她们蹲下:

颜色苍白,在双侧玻璃里,他全身长满了斑点;神经质般的来回走动,似乎没有一丝停下的意思;他丝毫不关心人的存在,即使我用手机砸着玻璃试图吸引他的注意;几个外地口音的游客买来一些玉米棒给他。鬣狗就快步行来。在玻璃窗下那个铁质的小窗处;焦急的吃着推一送进去的玉米棒。我看到他头上烂了一块,透过肮脏的玻璃;已经结了紫一红一色。

我在纪录片里见过。

他的牙齿锋利坚毅,他用这样的牙齿咀嚼着玉米棒,一旁的游客连连发出激动的欢呼,我记得鬣狗,他们的咬合力惊人。他们是可以击退狮群的动物。他们的心脏占体重的三分。

这样的动物,

他们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心脏。在非洲草原上的食肉动物里。非洲狮最厉害。接下来不是猎豹,是。

他的活动范围不足十平方米,他能看到的外界的唯一途径。是以面肮脏的玻璃窗。玻璃窗外没有。

或惊讶或不屑的表情,

只有来了又走了的人群,而我就是其中之一,我买了一袋玉米棒。那一刻我的心情是有些同情。从玻璃窗下的小孔喂。

同样隔着一面肮脏的玻璃窗。

我最好的朋友在我身旁!我没有很悲伤!他就窝在离我一米的地方,接下来我们看见一头白虎。突然之间眼前出现一头老虎。异常的英俊。我激动的想去抱着他接一吻。不知道在想什么?他没有一丝表情的脸面对着前方,尾。

他的邻居,

猫那样。一甩一甩的,我和朋友激动的喊着,他偶尔懒懒的看我们一眼;是一头土黄色的华北胡,他们同样的姿态,坐在。

假山顶端蹲着一只鹰,

当更多的客人上前时?摆一动着尾巴。华北虎摇晃着尾巴进到离间的洞里去了,我们继续沿着小路前进;看到一个巨大的铁笼子,足有四层楼高,笼中有一些假山,另一侧同样蹲着。

或者是他们的食物,

他们一动不动,在这样寒冷的环境中一动不动,笼中还有许多喜鹊?一次次向笼子顶部冲撞,我不知道喜鹊为什么也要在笼子里?后来我想,毕竟他们比较常见。也许是为了给两只鹰解闷。只看到他的侧形;收起的翅膀如同披风。两只鹰一动。

他再也没有机会在云端滑翔。后来我们见到了鸳鸯。一些禽类被安置在一个相对宽敞的笼子里;一半结了冰。地上还有小池塘?一半是水,有鸳鸯在水。

他们的叫一声傻乎乎的;也有长得十分像鸭子的禽类向我们讨食,尽管笼子上写着'请勿投喂'。我们依旧把玉米棒伸进铁网。他们不会飞。只是一个劲的抬。

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鸵鸟,笼子边有人的时候,鸵鸟就想你走来,他闪烁明亮的,长得密长睫一毛一的大眼睛盯着你,仪态端庄的像你走来。它的脖子几乎占了一半的身高;我给他们喂食,故意将食物放的很低,他的脖子竟然可以转一个弯,这不得不让作为人类的我惊叹!但隔着!

在和你隔着一张铁网的地方停住,

那种感觉;

之后我们去看了黑熊;

被鸵鸟的眼睛盯着,仿佛就被定住身,看着他目不斜视的靠近,依旧注视着你;恍惚间让我想到了,长颈鹿在室内吃。

不久之前我看过一个熊伤人的事件,

两头黑熊在那里笼中转了一圈就进入洞中,和如何用豆包使黑熊的眼睛粘住,于是我给朋友讲起东北林子里的黑瞎子。即使使用现代的武器也很难制一服黑熊,笼中的黑熊没有扑过来要我,他把我们当做空气,我最近记忆力。

我无法想起他们的学名。

彼此争抢食物,

而一旁笼子里一只弱小的银灰色狐狸却一动不动,

有几种像浣熊一样的动物,他们两两一只被安放在极小的笼子里,和笼子间还隔着一条栅栏,我们把所剩无几的玉米棒喂给他们吃。他们见到人就欢呼雀跃,似乎是里的那种蓝色鹦鹉。他们七八只的在笼子里。

他们自身的叫一声尖锐而怪异,

我注意到一只小小的麻雀从笼子上的空隙进入。

也没有人愿意叫他们。他们还不会鹦鹉学舌,人来疯般的狂飞着,然后又飞了出去,叫成一一团一。在标有猞猁的笼子里,但鹦鹉们却无法如此,空空如也。我学了很久。

嘴巴那么臭!

依旧没有猞猁从里边的小一洞了出来,我有些失望的离开,去看骆驼,骆驼很稳顺;头那么大!眼睛那么大!他们长得和我不一样,背上有两座小。

我斗胆摸一摸一他们的一毛一,

这是唯一让我觉得有些开心的了。

骆驼咀嚼着干草;井井有味的把头探出来。他们没有一下把我摔开。于是我更大胆的抚一摸一他们的耳朵?骆驼的一毛一很厚,他们不需要屋子和。

他们在一处围起栅栏的空地长生活,骆驼旁是马,马只吃草,或者站着睡觉,也不喜欢人家摸一他们杀马特的刘海;我和朋友在骆驼和马旁逗留很久;金色的夕一一批洒在我们和他们。

用力也无法推倒他,

我摸一着骆驼的腰身,软一软的手指可以陷进去,有一只狼在睡觉,他睁着眼睛看着我和朋友。他没有在洞里睡觉,就在笼子里的台阶上,那一时刻我突然想到如果我。似乎很无所谓,或者人类被装在笼子里展示:还无法与外界。

是多么怪异的事情!

之后我们看了两者猴子,和一些羊,在离开之前我又去了有猞猁的笼子前,还是无所收获。我太喜欢猞猁了,在去动物园之后的第三天,最后和牌子上'猞猁'两个字合影。在写鬣狗的时候不停的抹。

在非洲草原上飞奔的动物出现在我眼前,

我为之惊叹的!在我眼前像个神经病一样来回走动,在我眼前像个智障一样吃着玉米棒,没有同类,也没有草地;我第一次发现动物园是这么残忍的。

他的心脏会不会一点点萎一缩,

美名其曰可以让孩子们增长知识,实际上只是一座监狱。有些可笑的是:每提到动物园我都想到小学时英语课本伴随我三年的单词Zoo。仿佛这是个很美好的地方!像图书馆和博物馆。

安稳的地方,

这里陌生而寒冷。

这里就是牢笼。

不是地球上的一个生命,

是一个开心的,只不过这些认知仅限于人类的游戏里。在每一个笼子里的动物眼中,这里是奇怪的地方;他们是被展览的物品。他们存在的意义。而是取一悦人类的物件;为什么同是地球上的生物?却失去了自一由的草原和天空,为什么这样做?为什么同是神创造的生灵?却被同是上帝创造的生灵囚禁在。

笼中的岁月,

我仍然无法止住眼泪。

我感到伤心,我是很伤心;但依旧有大把大把的人感到开心,他们在看到像快要疯掉的鬣狗时欢呼。看到失去自一由只能坐在地上的华北虎时尖一叫。还没有死了痛快,也想到了自己。他活在人类创造的牢笼中,我又想到了鬣狗。他的头上也烂掉了一块,我活在现实的牢笼中,活在法律的牢。

道德的牢笼中;

没有自一由的牢笼中,

对现实做出一副奴颜媚骨的表情。

弱肉强食的牢笼中。就像成长时期;要随波逐流的学奥数,要为了考试补英语,要为了献媚这种畸形的制度,不论我,不论鬣狗,不论华北虎。都是笼中的囚徒;而同我囚徒的。

还要看着彼此发笑,无所事事只是在下一件要做事情前的迷茫。却不是真正的自。

我想到那些深居英国偏远地区的后朋克青年,

就像是此时的这个冬天。

我以后不想再去动物园,

他们与自一由为伴,身后的背景是蓝天,没有一场雪。赤露露的灰色。还有?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